作者:不詳

老婆婆的個子不高,但很胖,走路時需要手杖支持。
每兩個月老公公便伴著老婆婆回來複診。她患有高血壓。
某夜,老婆婆左邊身麻痺入院,電腦掃描顯示右腦出血。
我如實告訴老公公,他沒有作聲茫然地看著我,淚光閃動。
出乎意料,老婆婆的情況不壞,頭腦清醒。
入院後第五天,她問我;這兩日我丈夫怎麼沒有來探我?;
一名紅衣學護悄悄告訴我,那天老公公心肌梗塞,入了對面的男病房。
兩老沒有孩子,最親的是姪兒。

姪兒帶了兩瓶果汁來醫院先探望老公公,再去女病房。
又過了幾天,老公公的病情剛穩定下來,便嚷著出院照顧老伴。
一輪討價還價後,主治醫生想出折衷辦法。
老公公換上自己的衣服,坐進輪椅,由工友推到女病房門口,醫生跟在一旁以防不
測,他蹣跚地站起來,攜著姪兒送的果汁,走到老伴床邊說:買給你的。
這幾天不見你, 病了麼?
不是,老公公擠出笑容道:姪孫結婚,我幫他打點。
那是我聽過最動人的一個謊話。


人生就像天氣,可預料,但往往出人意表。
老公公的心臟一天一天的復元,正準備出院那天,竟突然惡化,撒手塵寰。
辦理完死亡證,姪兒走到女病房找我,要求暫時別告訴老婆婆,免她受剌激。
巡房時老婆婆又問:丈夫帶來的果汁也喝完了,怎麼不見人?
小紅衣學護哄道:你忘了嗎?姪孫還有兩天便結婚啦!老公公挺熱心。
次天早晨, 我發覺床頭多了一瓶果汁,小紅衣正向老婆婆說:老公公剛來過,但你
睡得很沉,他放下果汁就走了。
小紅衣轉身時發覺我在旁,窘得雙頰比制服更紅。


我微微一笑,只盼她那顆愛心,不為歲月冷卻。
當天下午,護士長忽然察覺坐在沙發的老婆婆沒有呼吸,我迅速跑去一手抱起她,
放上病床急救;二十分鐘後, 我宣布失敗。
我一邊寫記錄,一邊想起 <陪著你走>的歌詞:
如果走到這世界邊端,我倆已是無力前行,跟我一起飛去......
護士長走過來說:猜不到你那麼大力,一手可抱起她。
老婆婆的確很胖,但很輕,因為她的靈魂已飛走了。

 

「永遠」只有兩個字
卻沒有人也沒有文字可以說的完全
真正的永遠是藏在心裡面
儘管天會變 人會老
回憶會隨著時間的河流愈走愈淡
也許不是承諾也許從未說出口
卻不會隨著短暫的生命而消失

 

Pictur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宇聯 的頭像
宇聯

宇聯心理健康志業群

宇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